资讯详情

拍卖“炸弹”疯狂投放之后 豆一绝地求生?

发布时间:2020-07-30 16:06:48

随着储备大豆拍卖频率加快,从中储粮6月的一周一拍到7月的一周两拍,再到中央及地方储备大豆携手加入拍卖队伍,豆一期货价格一度下跌7%09合约从7月初最高的将近5000元跌至4500元一线,然而就在进口大豆也开始频繁拍卖之际,豆一连续三日悄然回升。

  中储粮的大豆拍卖进程完美展示了这轮豆一由盛转衰的走势。从612日到729日,中储粮大豆拍卖已经进行10次,豆一的心态由最初的就拍卖这么点儿大豆,我就是要越拍越涨的狂热原来拍卖是认真的,我还是赶快出逃的恐慌,仅仅经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

  尽管前8次拍卖都是100%成交,但从第5次拍卖开始,成交最高价不断下滑,市场逐渐回归理性,而第九次拍卖成交率仅为60%,且几乎全部是底价成交,市场参拍情绪继续降温,因此在拍卖底价没有下调的情况下,729日的第10次拍卖的全部流拍也在市场预料之内。而在此之前,724日进行的首次中央储备大豆拍卖也以全部流拍告终。

  狂热资金的恐慌出逃,不仅仅是中储粮大豆拍卖带来的压力,随着7月下旬央储国产大豆、省储国产大豆以及央储进口大豆纷纷加入拍卖队伍,本就高处不胜寒的豆一愈发忐忑。尽管相对而言,各级储备大豆的拍卖数量并不算多,从截止到31日公布的国产大豆拍卖量计算,黑龙江省储 国家临储大豆的计划拍卖量共计为90万吨,而对比之下,2018年同期仅国家临储大豆拍卖量就有超过350万吨,2019年同期则超过130万吨。

  尽管拍卖量不及同期,但给豆一市场带来政策震慑力不容小觑。此外,大商所也加大了豆一的风控力度。723日,大商所公布了《大连商品交易所风险管理办法》和《大连商品交易所套期保值管理办法》修正案,调整了非期货公司会员和客户的限仓数额,自2020727日结算时起在黄大豆1号期货2011及后续合约上实施。不过,对于远月合约的调整对近月09合约没有影响,且持仓量15万手的限制近几年也很少时间触及。

在豆一连续三周收阴之后,近月09合约迎来连涨三日的小幅反弹走势,市场消化了密集拍卖带来的冲击。由于2019年国产大豆减产,加之拍卖大豆流入市场进度缓慢,豆一近月合约依然受到一定支撑,对应的大豆现货价格由7月初的2.55-2.9/斤降至2.35-2.75/斤,降幅也相对有限。对于接下来的拍卖是否仍会延续流拍,市场观点不尽相同,有贸易商认为,面对新粮上市前暂时缺粮的市场,若拍卖底价降低或以底价成交,可能还是会带来一定成交量,但鉴于当前的缓慢出库节奏,也有人为观望为上。  

来源:文华财经